Donuts

绝望的喜爱着很多事物
arashi 团偏红
我还是那个中二又傻逼的我

无题



他从未想过那人竟还会真真切切的出现在自己面前。

即便当初再怎么情谊纠缠,如今却早该是形同陌路才是。昔日那口中吐出的字句无不表明绝情断交之意,决绝的让他几乎晃了神儿以为与那人过往皆不过黄粱一梦。放弃权贵之身云游四海之后归隐深山,旁人看来是无心朝政甘愿闲云野鹤,也唯独他自己知道不过是逃离伤心地罢了。
然而当下嬉笑着立于他面前的,莫是幻象不成?

“你原谅我可好?当日那些不过是气话。是我的错儿,可我心里仍是有你。”

他依旧一袭青灰纱袍,容貌俊俏,唇角带笑,如三年前别无二致。
那唇角也曾印在他的脸颊边儿,附在他耳边用那把清亮的嗓音说着些羞于入耳的话。笑弯的眉眼荡荡的瞅着他,修长的指尖抚过他的发……
那也不过是曾经罢了。

他神情淡淡,内心波澜万丈了一瞬便又回归一片死水。

“是么?”

他撩了撩自己的月白袍摆,半张脸扯出一个清冷的弧度,盯着面前人几乎要挂不住的笑,一字一句的说道:

“可我这儿,却是没有你了。”

看着那人终是挂不住了一如既往轻浮的笑,眸子里光亮渐暗,周身都仿佛在这一瞬的功夫灰败下去,他心下只觉得大快人心,却刻意忽略着那一丝悄然冒头的痛楚。

“你走罢。你我二人自那日起,便该再无瓜葛了。”

“可我……我喜欢你啊!你分明也还在意着我!我们之间不过是有些误会…解开来不就……!”

“解开?”

他直直盯着那人难得惊慌失措的脸庞,缓慢站起身,忽的露出个笑来。

“你可知有些个误会,即便是解开了也会留疤?

“你当初字字伤人,如今却想粉饰太平一带而过?呵,笑话。

“缘分既然断了就莫要强求了。你我都劳心伤神,何苦?”

“你,明白了罢。”

眼看着对面那人瓦解了平素伪装自己的轻浮模样,颓然怔忡的望着自己欲言又止,他抬起手臂摸了摸这张在他心中日渐模糊的脸。那人似猛然回神,手指攀住他放在他脸上的手。

“我原以为你心里也依旧有我……我只消鼓起勇气放下脸面,自然能与你重修旧好。”

“如此看来,是我错了。”

他低下头去垂了眉眼,咧嘴苦笑。鼻音浓重起来,隐有豆大的水滴砸在地板之上,湿润了一片灰尘。


那人离去已有几个时辰了。

他安静的坐在木椅上一动不动,入秋的凉风顺着敞开的木门穿堂而入,手边的茶已经冰的无法入口。

离去的人失魂落魄,却不知他也有痛楚,蔓延出了千百倍,又一次将他的心疼了个透。

#犯矫情又有病。没剧情没脑子。我就是想起个人心里难受而已。#

双十一

随便怀念一下。

看来我的确是被曾经的某人惯坏了。
偶尔还是挺想回高中那阵子的。
偶尔还是挺想,某个人的。
可惜——
也没有什么好可惜的。
我只是还想被惯着而已……

「啊,闭嘴吧。」

双十一快乐w。
我剁手我快乐。

只是一个感想





多少年来泪点低的不能再低的我,
最近的泪点都长在arashi身上了。
看使徒行者我都没哭……
一个相当的进步了。
真的。
然而看控必哭,
明明搞笑的综艺也时不时酸酸鼻子,
什么鬼啦…
但是
丝毫不期待这个泪点结束的那一天。